黛惠

摸鱼自家的魔法少女!w

【雷狮乙女向】七夜沧海(2)


半夜把这个系列掘出来了,难得把大纲都写完了x

八百年前的坑了,没想到吧2333



        我遇到了雷狮殿下,并帮助他逃出了皇宫。

        这不过是仆人日复一日的工作中,一段稍微有些色彩的小插曲而已。我这个灰姑娘既没有因遂了王子的心意而成为公主,也没有遭到什么针对性的嫉妒。打扫、烹饪、服侍,还有偶尔去市集采购时偷偷换得的几本旧书,这些就是我生活的全部了。注满水池的时间,炖煮汤汁的火候,向长辈汇报时要注意察言观色,皇家图书馆的典籍当然更受欢迎,可那是我无法涉足的领域……至于雷狮,我想殿下实在是没空搭理这些杂碎琐事。

        只有偶尔,干活实在疲惫的时候,我在管家看不到的地方支起扫帚,枕在交叠的双手上小憩,才会想起那个解下了华丽衣袍、脚腕绑着绷带也依然大步流星的背影,会意识到我与雷狮也许有着相似的梦,憧憬着那样耀眼的存在。

        如果不是某次欣喜若狂淘到的一本《轮舞》的古籍,或许我会和从那个沉默的角落前匆匆跑过,而忽视那个安静的男孩,错过之后发生的一切。

        “你喜欢读这些吗?”

        我撑膝半蹲,尽量把语气放得柔和些。蹲在角落里衣着朴素的男孩看起来与我年龄相仿,我猜想是哪一名新来的仆人。不管怎么说,在同职们之中找到在闲暇时间愿意读书的人可不那么容易。

        黑发的男孩听到了动静,抬起头来看着我,从遮住半张脸的围巾下发出半是肯定半是疑问的音节:“嗯。”

        我冲他露出一个微笑表示自己并无恶意,接着瞥了一眼他放在怀里的书:烫金的硬皮、整洁的内页、精细的装订,还有流畅的花体附注,绝不是我等从店里便宜买来的那种泛黄的大部头。

        该不是,皇家图书馆的收藏……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甚至有些后悔上前搭话了——就好像是惹事一样。面前的男孩的身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他倒是没有什么进一步的表示,只是等着解释。空气沉默了一阵子,他重新低下头去,正当我以为他要忽视我的存在时,我听到了发问。

        “我可以看一下那个吗?”竟然是他先开口了,语气平淡地令人意外。

        “啊。”我连忙顺着他伸出的手指的方向低头,是我鼓鼓囊囊的围裙口袋,里面是用廉价的油纸妥帖包好的一本书。我小心翼翼把它取出来,双手捧着递给他。男孩把自己那本书摊开来放在膝上,接过我的书简单地翻看了一下:“《轮舞》,是很旧的版本了。”

        “是……”我小声回答,同时站直后又微微欠身摆出一贯的谦卑姿态。

        他点点头,又翻看了几页,看得出动作并不那么随意,相反,像是在犹豫着什么。他抚过内页的手指停在被我压平的书脚的折痕上,开口:“可以……让我多看一会儿吗?”

        “诶?”这让我有些意外。

        他以为自己的声音透过围巾变得模糊而让我没有听清,又稍稍放大了音量重复了一遍:“请问可以让我多看一会儿吗?”

        “当、当然可以。”

        “你……”他似乎在斟酌着措辞,“可以坐下来……”对一直站在旁边的我小声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很快变了话头:“你觉得切尔西这个角色如何?”


        我和偶遇的王族一起蹲在了角落里讨论书里的情节这件事情,听上去有些莫名。但尽管如此,愉快的谈话还是持续了有十数分钟之久。在我不得不起身行礼作别的时候,他主动问我是否可以再保留它一会儿。

        “请尽管拿过去看吧。”

        男孩不愿接受我这一微不足道的赠予,近乎执拗的摇了摇头,“之后要怎么才能找到你?”

        我连连婉拒:“不必麻烦您,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代为送还。”

        他低下头,似乎在思考我的提议,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妥协地报出自己的名字:“卡米尔。”

        “呀,您就是卡米尔殿下!”在脑海中搜寻的结果足够我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了。我本能性地有些怯场:有关卡米尔的事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嗯……”他简单地回答,然后等着我的回应。

        “艾瑟……”

        “艾瑟。”卡米尔又念了一遍。

        “您一定听说过维多利亚家族的艾达小姐。”我想了想,提醒道。艾达小姐是本族的嫡女,据说已经是被内定为皇室联姻的候选人了——毋庸置疑是最具有竞争力的那一位。虽然是无法企及的高度,但毕竟也有冠有同样姓氏的人。

        如果卡米尔是皇族的人,那么他一定对此有所耳闻。

        但是,卡米尔……我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总觉得似乎与另一个更加口熟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但是我咽下了我的疑问,不仅是因为清楚言多必失这一道理——尤其是在面对凌驾于自己的阶层的时候——也是因为有了第三个人的到来。

        “卡米尔。”

        我抬起头来,不远处出声的人正不耐地拎着一件披风,朝这个角落大步走来。

        那是我与雷狮时隔数月的第二次相见。

        “雷狮大哥。”这次卡米尔很快就站了起来,怀里揣着两本一新一旧的书本。

        “原来你在这里?”雷狮搭上卡米尔的肩膀,这才给一旁忐忑的我施舍了点注意力。“她抢你书?”

        我不禁有些汗颜。难不成我一看就是恶人的面相……倒是卡米尔很快地看了我一眼帮我解了围:“不是的。大哥,这是她借给我的。”

        “你……”雷狮看了我一眼,好像在回忆什么。我反而祈祷他别想起那天的事情来,至少我可以省去一些官腔道歉的口舌。

【LOL】【K/DA女团】Pop/Stars中文填词


前线的捷报

逆袭的号角

你失败无可救药

此刻正好

It’s K/DA uh


女神利刃已出鞘

收割凡人的尖叫

不允许你忘掉  掉  掉  掉


向上走停不住脚

俯瞰众生的渺小

我们要站在最高  高  高  高


放荡弛纵吞咽流言轻佻

毫无反抗踏入魅惑圈套

露出完美的微笑

响应野性的号召

全力回应我的撩  撩  撩  撩


目光在此处聚焦

紧盯追光灯的闪耀

舞台上胜者寥寥

挑战趁早  不过切忌心焦


这规则由我创造

是否还不自量力要过招

伸出利爪  丝毫不惧怕

准备冲刺爆发


我们必将锐不可当  当  当  当  当  当  当

来品尝  赞美加冕为王的女皇

若不尽兴再来一场  场  场  场  场  场  场

只管上  对抗所向披靡的力量


向前冲  扔掉所有彷徨

不躲藏  一路且歌且唱

We Pop/Stars

击溃一切  一切提防

我们必将锐不可当  当  当  当  当


See  不论何时何地魔力满溢

来抓住我  绝不逃跑

事情没有那么糟  uh

Pow  Pow  有什么爆料

神魂颠倒  日夜煎熬

梦寐以求令脸颊发烧

甘之如饴的烦恼

心急火燎

出击下一秒

我胜券在握

做王牌生杀予夺 uh


肆无忌惮我的媚

让其响彻你的醉

星光挥之不去  舍我其谁  oh


目光在此处聚焦

紧盯追光灯的闪耀

伸出利爪  丝毫不惧怕

准备冲刺爆发


我们必将锐不可当  当  当  当  当  当  当

来品尝  赞美加冕为王的女皇

若不尽兴再来一场  场  场  场  场  场  场

只管上  对抗所向披靡的力量


向前冲  扔掉所有彷徨

不躲藏  一路且歌且唱

We Pop/Stars

击溃一切  一切提防

我们必将锐不可当  当  当  当  当


Ooh  mm  oh  我停不下

Oh  oh  向前冲

Oh  oh  we  Pop/Stars  stars


我们必将锐不可

我们必将锐不可当  当  当  当  当  当  当

来品尝  赞美加冕为王的女皇

若不尽兴再来一场  场  场  场  场  场  场

只管上  对抗所向披靡的力量

向前冲  扔掉所有彷徨

不躲藏  一路且歌且唱

We Pop/Stars

击溃一切  一切提防

我们必将锐不可当  当  当  当  当

        南希一把把那个柔软的东西塞进大衣口袋,对路过警员寒暄了几句,让他帮忙和队长打个招呼。小伙子应了一声就匆匆跑开了,他这才抬起警戒线弯腰穿过去,在路边叫了辆出租车。


        车上,南希把那个小物件取出来的时候心跳的有些快——好在不是什么恶作剧的炸弹。他这才看清是只泰迪熊玩偶。


        有些眼熟。


        他想了想,一个激灵:这可不就是罗宾扮作女大学生、在人群里暗中引起混乱的时候书包上挂着的装饰嘛。


        南希第一反应还是这上面可能留有罗宾的指纹或者其他种类的生物检材。但想起思维缜密、一袭雪白手套的怪盗,他还是摇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这条路走不通,南希换了个方向思考:以前不乏日常物品夹带预告函的前例,那么可能暗含信息?他把玩偶放在摊开的手心里,翻来覆去地看,来回摸索了几遍,既没有机关也没有重新缝合的痕迹。


        看来真的只是罗宾一时兴起扔下来调侃警方的东西而已。


        小熊乖乖待在他手心,捧着无纺布材质的爱心憨态可掬,一双黑豆眼大大咧咧地看着他,仿佛在说自己只是只无害的使者,请他不要过多地拿疑心揣测自己。


        南希脑子里出现韩队拎着可怜的小熊大发雷霆,旁边一干警员拼命憋笑的模样,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他庆幸一下捡到小熊的是自己,起码它不用被韩队的皮鞋踩住狠狠碾几下泄愤了。


        “这对我可没用……”南希在后排自言自语着,把小熊重新揣回衣袋。不知是说他从上面提不出什么线索,还是说这类让罗宾俘获无数女孩芳心的伎俩,对这名少年侦探不甚奏效……

        尉迟弥一把拉开那架雕花木柜的门,这笨重的家具是小时候就杵在他房间里的。他把编织袋扔在地上,胡乱地翻出几件秋衣揪作一团往里一扔,又从一个掉了漆皮的衣架上拽下一条围巾来,急匆匆往来不及从肩膀上卸下的旅行包里塞。他还不满意,一头扎进挂着的衣服里翻找有没有更厚实一些的。这时他发现了角落似乎还有一件衣服,料子看起来还说得过去。


        他有些惊奇,撑着柜门缩回了身子,拿下衣架把那套衣服取了出来。它有些轻微地落灰,但没怎么发皱,最后一次脱下之后一定被细心地熨过。


        尉迟弥把衣服展平整,袖子和领口整理出形状来,这样便看清了是他以前仅有的一套西装,也是唯一能出席稍正式场合的衣服。


        尉迟弥举着这套以前每日上身的正装,回头看了看衣橱。那里几乎都是些冲锋衣、牛仔裤,方便行动的便装。他恍然想起自己这样四处奔波与牛鬼蛇神打交道已经很久了,久到他甚至记不起以前无数场失败面试中哪怕一次的细节。他像刚从梦中醒来一般,又觉得更久以前的生活才是一个梦。


        这件西服似乎是一个提醒。


        他有些出神了,直到他下意识地一回头,发现母亲正站在门口看着他,手里拎着打好了结的薄塑料袋儿。


        “没个名分呐……”母亲好像无意中叹息了一声,没等尉迟弥细嚼这话里的意思,母亲却似乎已经找到了答案——或是原本便没有期望答案。她腆着身上那件鼓鼓囊囊的绛色羽绒服,艰难地挤进狭小的过道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尉迟弥。尉迟弥接过来掂了掂,那外面套了两层塑料袋,免得油腻从那种劣质的薄膜里渗出来。里面是热乎乎的两张厚饼子,每一个都打上了两个鸡蛋。


        “妈,这个……”尉迟弥欲言又止,问了句不痛不痒的话:“刚烙的啊?”


        “去吧,别让人家闺女等了。”母亲点头,深深的矛盾和无奈都夹在了额上的褶皱里。她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拾起他刚才胡乱摊在一边的衣服,挪着笨重的身子朝外走去,“下次回来给你们炸丸子,你走的时候再给你那个机关上的姑爷送点过去……”

和懵豆君@懵豆 的文手画手问卷!
希望lof不要缩图)小声比比x
不我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最后有一个疑似赛兔子和小居佩奇的玩意儿??这比那个姿势微妙的第七问还令我震惊2333333
最后日常吹爆懵豆君!下次还来玩问卷呀wwww

【狄芳】是生贺哟☆


       李元芳近日,是不是有点粘人了?
       或者说,是有些粘着他了。
       近几日来一直困扰着治安官狄仁杰的,便是这么个听上去无足轻重的问题。他感到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咂摸出了什么味道,号称大唐名探的他倒是最迟钝的那个。
       他百思不得其解。
       这事儿不能问别人,可每每看到元芳那带着点狡黠笑意的眸子,他又问不出口。拿这话去问一个准保还没开窍的小孩子,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把李元芳他自己问糊涂了,办事的时候再一个劲瞎琢磨走了神儿,可就该扣工资了。
       可狄仁杰看了看身旁乖顺地低头等他评定工资的李元芳——只看到毛茸茸的发旋儿——又看了看自己执笔的那只手,还是决定把这份心思做个了断。
       说起来,李元芳这样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来着?
       以前不过是交任务,走夜巡,汇报工作,干完活便不见踪影,生怕稍有差池就会被抓住机会下手灭口似的。这也难怪,李元芳端着公文的时候还怀揣着他的秘密,自然是捏着把汗,一张小嘴抿的严严实实,只有眼睛滴溜溜转。每每狄仁杰前面刚点头,李元芳后脚就踏过了府门的槛儿,一秒都不肯多待。
       狄仁杰听着他离开时小铃铛一路随他蹦跳叮叮当当地晃,想来李元芳清早来报道时可不是这么欢脱。
       过了些日子,李元芳没有那么忌惮他了,反而摆出了一副“我和你只是交易关系”的模样,连把公文摞到案桌上也是“啪”的一声,临走前还自以为不动声色、实则明目张胆地甩他眼刀,待到自己看过去,又换上了一副“我就是看不惯你”的表情,横竖小家伙是明明白白地知道他抓不到现行也不屑纠结于此。
       这小密探,竟还学会给他脸色看了。
       倒像小孩子赌气摆架子。狄仁杰暗中摇头失笑,倒不甚在意,只要这性子不影响他送来的情报质量便是。而李元芳在他熟视无睹之下,胆子也越发大了,甚至还敢在工资评定的问题上与他争上几句。
       ——虽然几句之后就在他的冷眼下乖乖收敛。
       好吧,这些都的确无足轻重,可暂且不提,但之后的发展呢?
       对了,狄仁杰想起来,就是从那一天,李元芳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嘴开始的。
       “狄大人,今天工作提早完成了。”
       “嗯。”狄仁杰应了一声表示肯定,只知道他的密探今天的确表现不错,至于话里有话却是没听出来。
       李元芳左等右等没有下文,脸上明显就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也不着急离开,就杵在那里不动。狄仁杰查阅完抬头,才发现面前还立着个气包儿。
       “怎么?”看李元芳咬得鼓鼓的腮帮子明显是在生气,狄仁杰不禁有些头疼。
       “狄大人不会奖励小孩子的吗!”李元芳说的理直气壮,还特意把小孩子三个字强调一遍。
       这下狄仁杰算是懂他的意思了,也算是明白那副兴冲冲的样子是想要有所表示了。
       只是他的密探什么时候学会了倚小卖小?
       虽然狄仁杰额前确乎是降下三道黑线,但瞧李元芳满脸认真又期待的神情,他到底还是暂且放下手里的案卷满足了这个愿望。
       骨节分明的手指插入柔软的毛发中轻轻顺下去,来回几次抚摸那对大耳朵。手感不错,这是第一反应。可紧接着他就觉得有些别扭,这样的动作太过亲密,不像是严肃持重的上司与利益维系的下属之间该有的关系。这么想着指尖触觉也感到涩了些许,他顺着抚了两下便收手,却收不住漫开的心思。
       是的,他起先是当作相处久了之后,元芳的孩童心性也有所披露——到底只是个孩子。之后那些更甚的行为,拥抱、礼物、共进午膳、闲暇时间的一同出行,不是挑衅也不是试探他的底线,在他看来也最多不过像是对所依赖的长辈撒娇而已。只是多了那带点狡黠的眼神,他便确确实实是看不透。
       这小密探,怎的比牡丹方士、比青莲剑仙、比女帝陛下还捉摸不透,平白扰他心思。
       可就算是不知第多少次梳理了一遍来龙去脉,他还是觉不出端倪来,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这样下去不行。他昨个头疼了一宿,还是决定在今日向李元芳开口。
       “元芳,过来。”
       “大人何事?”小耗子听力绝佳,即使已经站在了门外,也哒哒哒听令跑过来。
       元芳,近日你是不是……
       那个雷厉风行磊落坦荡的狄仁杰竟是咽了口唾沫。
       ……对我有些亲近了?
       李元芳站在案边愣了一下。随即开始忍笑,忍得刚刚被手指梳理过毛发的耳朵都颤微微地轻晃。
       狄大人可算是开了一窍。李元芳笑盈盈地把脑袋支在桌沿上,晃着大耳朵盯他。狄仁杰那一团雾水总算是被这明明白白的眼神看的散去了些,他愣了下才去对上李元芳的眼睛,在心里向元芳问,也是对自己说。
       这孩子,难不成对自己起的……
       是恋慕之心?

【填词】盛世长安(原曲av27837553为邪·九九八十一)

霜叶飘零 玲珑舞红灯宴
折柳赠别 共挽一轮归月
寒暑易节 画帘卷伞影绰约
破茧蜕变成蝶

击鼓鸣金 传不进乐坊间
浊酒鲜血 洗不尽无餍孽
六合施练 恨双拳难敌万箭
春风不度关山

五陵霓裳 渔阳长恨 曲终语不得
惊鸿瞥风华真国色

棋笥空 残局终
断处落子劫星宫
纵横十九道 方寸定苍穹

占晦明 卜吉凶
喟叹盛世太匆匆
所求乃恒通 梦中顾盼故人牡丹拥

剑芒欺霜 长歌梦笔激荡
彼时轻狂 满腔热血未凉
侠客孤往 恍然若诗仙谪降
但愿长醉佳酿

暗夜巷 通明廊
银杏佳木染金黄
谍影檐上藏 看人间奔忙

琉璃窗 金丝梁
密令在怀论罚赏
丞印封国相 还君以无妄

寡欲房 雄心堂
悬纱垂帘焚冷香
生杀权在握 何人敢作伥

天命祥 治世相
狂澜力挽又何妨
大唐也泱泱
穷我一生护长安无恙





写了尧天无人和大唐三傻还有女王陛下!
本来想写长城守卫军然后发现人数不够,加上长恭和露娜都不够x
感觉背景故事有点矛盾……然后点名批评小明和狄大人,就你们俩的背景故事里找不出素材哼唧x

狐求凤。:

与众不同的乔妹【铠】。
李元芳我,和夏侯惇一起皮的超级开心,疯狂打字边打。钟无艳打字太慢跟不上。乔妹阿离没钱不出制裁梦魇。
然后这个娱乐群,偶尔会一起开黑,或者家暴什么的,有喜欢的人可以一起来哇xxx
欢迎加入农药动物园,群聊号码:776020935

不多说了!请约她的稿!!

懵豆:

懒鬼除草。。。

呼唤彼方的麻麻酱 @黛惠 

P2小组新人:蚀骨灵

顺便悄咪咪求约稿qwq